倒悬于道。

三分天赋可问津,七分勤奋入桃园。

自君别后  鸳鸯瓦冷霜华重
漫漫长夜  翡翠衾寒谁与共

红色细绳一端缚在手腕  一段系于床头  透明的水床随着床上人的动作不断起伏  玻璃天花板更是将她的纵情模样完全不遮掩饰的送入眼中  刺激不断增大  双手抓紧红绳似要将它扯断  仰起的脖颈连着丰满是映在窗上最颓靡的景色

本来在挠背的手慢慢摸索到胸前  连日的劳累与胡晓慧给予的舒适使得刘姝贤的大脑都快要不能运转  只能顺着胡晓慧的动作翻过身来  胡晓慧看着身下的刘姝贤眼神迷离的样子  更觉不能浪费今晚  边感叹订房的stf真是懂她边俯下身子  唇舌相接的瞬间是热烈夜晚的开始

怀瑾握瑜  寻茶问酒

记个脑洞
脑洞①:思之不见  佳人不还  墓前诉愿  期盼相见  梦中如旧  醒转空落  此生唯望  白首一心
脑洞②:青被胡迷惑  杀了所有人包括刘  段回来后伤心欲绝  逼得青恢复理智去找胡报仇  但是她们在找到胡的时候发现刘陪在胡身边  但是刘并不认识她们了  她们很疑惑  后胡说明原因  原来是因为当初刘看胡不顺眼反而激起了胡的好奇心  胡觉得刘很重要并且有点好看  在青段葬了队友之后偷偷挖出来把刘变成傀儡  “既然你当初看不惯我,我就让你永远都呆在我身边,多看看我,你就喜欢我了。”  刘已经不是那个刘了  她可以对昔日队友刀剑相向  青段不忍  节节败退  终还是为了大局忍痛再次杀了刘  胡失去帮手  无法支撑  败于青段
脑洞③:民国时期  段艺璇  家财万贯  家中独女  备受宠爱  却明事理识大体  刘姝贤  一个教书先生  爱好二胡  实为革命派激进人士  一个偶然事件(老刘故意安排看上了她家的势力可以给她保护让她不被抓)她们相遇  段艺璇留刘姝贤家中居住  对外宣称教自小国外长大的胡晓慧(段艺璇表妹)中文   后姐妹二人均爱上刘姝贤  刘姝贤钟情段艺璇  只把胡晓慧当妹妹  段刘定情  段艺璇送了刘姝贤一个刻璇字的怀表是她的父亲给她的成年礼物  而刘姝贤送给了段艺璇自小佩戴的刻贤的玉佩  晓慧伤心远走他乡一生未忘刘姝贤  段老爷知得此事无法接受逼段艺璇嫁给门当户对的黄公子  并且去调查了刘姝贤  得知真相  告诉了段艺璇  段艺璇心痛万分与老刘决裂  将玉佩还给她  刘姝贤亦伤心并且搬出了段家去和革命党一起  国情紧急  革命日益激烈  刘姝贤暗地里帮助革命人士被当时的政府发觉  派出官兵拿她  段老爷为了保护段家亦因接受不得同性欲拆散两人  透露秘密  刘姝贤被拿  在狱中知得段艺璇大婚消息心灰意冷  怀表被砸  受尽身心折磨  段艺璇并不知刘姝贤被捕  并因无法反抗父亲而在准备大婚  因伤势过重刘姝贤于逮捕次日死于狱中  当夜正是段小姐的洞房花烛夜  隔天早上  悲讯传来  段家小姐闻讯大拗  大病一场  处理尸体的狱卒见财起意  偷得玉佩拿去段家当铺当  被段艺璇身旁丫鬟发现  重回了段艺璇手中  病好以后也只是拿着刘先生当时赠予她的信物不言不语  黄公子见状主动提出解除婚姻  问及缘由  黄公子心中亦有一爱而不得的李小姐  段艺璇身体日益衰弱  段老爷不忍  买通狱卒  知得乱葬岗去处  运回遗骨  大葬  段小姐执意在碑上刻上吾妻  后段老爷病逝  段艺璇接管家业  支持革命  革命成功  她独身一人  移居海外  直到白发如霜  临去之时只念三字“刘姝贤” 留下遗嘱要与老家中的那个孤身了很久的人合葬  表妹胡晓慧去处理后事  将两人葬在一起  恍惚间似乎又看到了那年桃花树下  一身蓝色旗袍的段小姐和一袭枣红长衫的刘先生执手相看